理 论 前 沿

   名 城 专 家

   研 究 花 絮

   名 城 保 护
从希腊雅典看城市的保护与发展
发表日期:2009-2-24 16:46:55   阅读:10116次

雅典卫城上的狄俄尼索斯剧场  严昌信摄



雅典卫城雅典卫城厄瑞克提翁神庙南立面的西端,突出一个小型柱廊,用女性雕像作为承重柱  严昌信摄

                                                

虞河岳


编者按:虞河岳,中国房地产及住宅研究会人居环境委员会专家、英国皇家特许建造师、清华大学实战型房地产EMBA班教授、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常务理事。国家商务部对外建设办公室原处长。代表作:日内瓦中国常驻世界贸易组织(WTO)代表团使馆。以下为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文字讲稿。

  主持人: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来到文学馆,今天我为大家请来的主讲人是虞河岳先生,他的名字非常好,“虞”是过去的旧词牌《虞美人》的那个“虞”,“河”是黄河的“河”,“岳”是三山五岳的“岳”,名字里又有河又有山,透着历史感和文化味。今天,虞河岳先生带给我们的演讲也历史感和文化味俱全,是讲《世界历史名城的保护和发展》。虞先生是位建筑师,目前是中国驻日内瓦联合国代表团经济贸易处的建筑师、外经贸部中国驻WTO馆舍项目业主代表和主要设计人。许多年来,虞先生走了国外非常多的历史名城,做了非常多的调查和研究,今天,他通过这个题目,带给我们对历史名城如何的保护和发展,因为我们自己也在这样一个问题上处在矛盾的决策当中,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虞先生为我们演讲。
  虞河岳:非常高兴有一个机会跟大家交流,我在瑞士日内瓦进行馆舍的建设,并有幸成为这个项目的业主代表和设计人,于是在日内瓦、瑞士呆了将近四年的时间。这之前我也有机会经常到国外去,可能会比一般的人多一些经验、多一些直接的感受。我们亲临世界上很多的名城,像巴黎、罗马、伦敦这样很大的名城,很多人也去过,或通过各种媒体了解。我今天要讲的是跟这也一样的,更多地被大家不经意、不注意,甚至是可能没有想到的一些地方会这样美丽。我讲一些大家去的比较少的,同样具有历史和文化意味的城市,因为我们现在居住的环境,我们所居住的城市,肯定离不开我们人类精神上、艺术上的追求。人类历史沉淀下来的东西,从建筑的意义上来讲,是建筑本身,从直观的表述给历史的东西是一种城市,因为大家说到历史,肯定就要说到这一个部分,因为确确实实,石头是书写建筑的历史。我们怎么样面对今天的城市?怎么样面对即将要到来的、崭新的城市呢?我们该做些什么?该从国外的同行以及国外的这些已经现有的这些城市当中,得到怎样的启示呢?可能这就是今天给大家做介绍的一个主要的一个内容。
  世界历史文化名城之所以能够成为在人类历史上非常重要作用那么一个城市,它有很多方面的因素,可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科学。过去我们谈城市只是讲城市的基本建设,其实不然,城市是非常复杂的,这个复杂的面,可能不是一个人、几个人和一部分人来解决的了,所以当我在国外听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城市是大家的,每个人都有责任。它是你居住的环境,不属于建筑师,也不属于政府,是属于大家的。我想这对于大家对重新认识城市,重新认识我们居住的环境将是最重要的一点。
  我想大家可能都知道,从现代的人类的历史的发展,从古埃及以后,真正的现代文明的起源,应该是从古希腊开始,古希腊给人带来的绝对不仅仅是我们所说的建筑。我只能说从我们的专业来说一点点,因为确实它是厚重的历史的一个最重要的一部分,因为现在文明的很多的一些包括文明、民主法制等等的雏形都源自于古希腊,别的专业我不好多说,我们专业第一堂课或者最基本的课都要重点讲希腊。今天我们这个讲座,也就从希腊开始,从希腊的雅典卫城开始我们这次文化名城之旅:希腊的雅典。
  大家可以看到,雅典卫城是人类文明的一种结晶,不仅止于建筑杰作。它展示给人的东西,在两千五百多年前,就已经放在那儿了,可是几千年过去了,人类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发展,回过头来再来看这些东西,它表达给人的东西,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永恒。其中的一种“永恒”是它美的“永恒”。它创造的美是对人类精神美学最高境界的一种概括。这样的美的创造,不是简简单单一个人通过他的一种灵感得到的,它是通过人来表达出来的,可能原因比这儿要深刻得多,也复杂得多。只要雅典卫城还在,我相信它会是成为不光是旅游的地方,甚至是一个朝圣的地方,因为它给我们带来的启示,带来的享受,带来的思考的确太多了。我有幸去过几次,而且我是专程为了去看雅典卫城,为了看雅典,为了看希腊,我们去亲临现场,去亲自体会一下这样的历史和文化给我们到底带来是什么。
  雅典卫城位于雅典市的市中心,它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位置:在一个小的山里。当年营造它的时候,是出于宗教、出于防御和其它各种各样的需求。几千年以后,人们仍旧将它视为雅典的中心,人们还是把它作为整个希腊文明整个西方文明甚至整个现代文明的代表。谈谈现代文明我相信肯定要谈到它,不光光是建筑,但是,在这样的一种文化背景之下,那么作为我们的城市,作为我们的城市建设和发展,就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我们怎么去看待它,怎么去保护它,怎么让它永远的屹立在人们的心中?而不仅仅是在一个城市的中心。城市的中心是很容易做到的,可是要在人们心目中,它还是至高无上的,这个就很难了。其实这方面,我想大家都有不同的思考,大家都在不同的领域,不同的专业,不同的角度,以及不同的经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和思考。我总觉得,在西方特别是在这些文明古国,大量的城市建设当中,它们确确实实保护下来了,连同它们的精华部分。这个东西,不仅仅是因为1934年的国际建协在雅典召开,有著名的《雅典宣言》,所以《雅典宣言》也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城市规划世界性的法律文件,它就讲到了保护,保护这种文化,保护城市。
  今天在这样一种高速度发展,快节奏的生活当中,我们可能跟这种保护和发展之间的这种矛盾就会日益突出。其实在国外,在西方发达国家,他们已经经历了这种阶段,他们也有很多惨痛的教训。但是我们,就不能再重蹈覆辙,我们必须为我们自己,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一块属于我们的文化领域,这跟城市密不可分的。雅典在这个方面它已经做出了卓有成效的一些工作,大家通过图片可以看到,这就是雅典卫城,它并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种高楼大厦,高楼林立,杂乱无章的这么一个城市,总的来说,它是在有控制的有节奏的,有节制的理性的一种发展状态。
  在雅典卫城的周边,以及在雅典市的中心区域,在很多年以前,这个当然我没有考证,他们就已经对这个城市的高度,城市的密度,城市的色彩,都做了很严格的限制,这跟公众的参与都是密不可分的。但是,你要看到一个基本的格调,它为什么而发展,城市它有一种中心的发展区域,你总得有个主题,不能杂乱无章的进行,这个东西,可能是一个比较困难的过程,因为首先人们要对这个城市要有一定的认识,而且这个认识又不能是一种浮浅的、简单的或者局部的,一个时期的,这些都是不行的,我们在这方面已经很多的经验教训,过了几年以后就反思前几年的事情,这个是很危险的,对于城市来说这个可能是更危险的。在我去的这么多国家,这么多城市里面,很多的做的非常好的城市,它的城市规划差不多都是一百年前的,可是没有人预想到一百年后的今天,IT业这么发展,并没有本质上改变这个城市,这个可能是留给我们更多的是思考,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既有历史、文化,又有城市现代化发展的本质,和展示给人最新的精神面貌,这是并不矛盾的东西,我们只要处理好这之间的关系,让技术的艺术的东西结合,让保护和发展的东西结合。所以,我呼吁要理性地看待我们的城市,每一个人作为一个城市的一分子,都有他特殊的地位和作用,也不能小看一个人的力量,因为城市是由每一个人组成的,热爱这个城市的人会保护好它。
  如果从我们看到的这些来看,眼前的这些景象来看,我们就是看到了人家这个城市展现给你的一种直观的一种视觉效果,但是它这个视觉效果中间,可能隐藏了很深的别的东西,这个就是大家看完了以后回去思考的。
  我特别地在雅典卫城上面按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位来拍到我所看到的,为了突出这个雅典卫城,在这个城市中心的这种地位,希腊政府包括雅典市政府,对它的周边的区域进行了非常严格的控制,所以大家看到,虽然画面是不一样的,但是它总的来说是服从于雅典卫城为中心的这种城市主体。这个是从很著名的希腊的露天音乐广场看过去的雅典市区,所以,现代与历史有一个对话,有一个很好的对话,那么我们现在的城市有没有,大家可以想想,就是说我们是在做延续历史的事情,还是做切断历史,咱们不能说毁灭历史,切断历史,起码是切断了一定时期历史的痕迹。所以你从任何角度来看雅典,它的城市是非常和谐的,但是并不是说它因为保护这个历史文化,城市就不发展了,每个城市都要发展,每个城市每个国家每一个人都要发展,这是必然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但是,在做这些的同时,人们怎么来对待它,可能不同的人,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国家,对待的方式不一样,可能产生的结果就不一样,我想这点大家是很清楚的。那么它是怎么样处理城市和发展之间的这种关系的呢?雅典的真正的市中心新的市中心远离了卫城,新城、老城和它的一种遗址交相辉映,就有点像巴黎的拉德芳斯,新城和它的凯旋门、埃非尔铁塔、卢浮宫组成的这个巴黎的老城的城市核心景观一样的。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东西,是一种很大的东西,是一种总体的,看到这个城市给我们展现的面貌,我们通过它,做到了已经是在成功的体验到它们的城市规划,他们的城市保护和发展之间的经验以后,给我们带来的启示。大家可以看到它的这些保护的范围,保护的区域都是划分得非常明确的,你看从任何一个角度,刚才大家基本上都看到了,没有出现很大体量的建筑,也没有出现超高层,也没有出现色彩和形体跟这个城市格格不入的东西,为什么?就是它有一个非常好的非常理性的一个规划,有一群理性的人在做这个城市,所以我觉得回来以后改行,谈城市这并不是我本身的专业,但是这个太重要了,大家出去看的时候,大家去体会一个城市给你带来的这种感受的时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旅游者,去经历了一个街道,参观了一个遗址以后,大家感叹这一部分,其实不是,它是连续的,从你进入它开始,到你离开,整个这个过程就是对整个城市的一种理解,开始是体会,然后是理解,最后在思考,我想可能一般都是这三个步骤。
  雅典在城市本身的建设当中,有很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参考和借鉴。比如像这种世界级的文化遗产,它的保护本身就是保护,没有做任何别的东西,这么大一个雅典卫城,它的参观人数可以说是非常非常巨大,非常非常多的人,但是它的周边我们看不到,我们也没有见到很大体量的服务配套的这种设施,而且全部溶在了它周边的城市里边,并没有专门为它做一个区域,来为它提供各种各样的商业服务,这些是必须的,但是人家没有这么做,为什么?它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它,因为它是一个人类共有的遗产,所以对它的每一个重点的部位,每一个重点的区域范围,通过技术的艺术的手段来达到它的完美,或者尽可能的完美。这个可能要求得比较高,并不是一般的我们简单的思考就能做得到的。另外我想在座的各位在很多方面都会比我们更有经验和阅历,那么我们想到了我们的城市,和我们的保护,我们该怎么做,就是看到这项真的是一幅活生生的一个教材,一幅很生动的画面展现给我们,当你站在这个地方,夕阳西下的时候,不光是一种沧桑感,你看到的既是历史,又是现在,又是未来。我觉得可能要从这个角度来看待这些,否则的话可能去十次雅典卫城也没有太大的意义,至少我们现在是要对我们的城市,对我们的文化进行保护和发展的时候。
  保护和发展之间的这种矛盾关系可以把它解决得比较好,可以有办法,只是说你下了多大的工夫,你从什么角度来看,不能盲目的,或者急躁的,急于求成的一种做法,这个是最危险的,因为城市的形成大家可能都清楚,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它是沿着一种文化,一种文脉的发展而产生的。这就像拍一个系列片似的你得有一个主题,城市的看不见的主题,但实际上城市又最能看到主题,因为它几千年前就已经有了,或者几百年前都有了。你今天走的这个城市,就是城市主体的一种延续,有的做好的,有的就做的不好,当然我们希望是看到好的。这是里面最核心的也是最具代表性的建筑:帕提农神庙,大家可以看看几千年以来,虽然它并不是特别完整,但是它这种残缺的美,以及它本身凝固在建筑里面的美肯定是永恒的,要不然几千年来,大家最推崇的美学的艺术的建筑的可能就是这种建筑———帕提农神庙。我特地问了他们现场的工作人员,这个要维修怎么不赶快进行呢?做了这么多年,我说时隔几十年去,还是这个样子。他说维修本身既是一种展示又是一种教育人们的过程,我觉得这个特别有意义,它周边开辟了很多的区域,上面有一个牌,这块底下有一个石头,这块石头本来位于帕提农神庙建筑的那一个部位,但是因为战争,人为的破坏,它现在躺在这儿了,大家目前还没有找到它准确的位置,也不知道怎么放,希望每一个人路过的人看到它的时候,想想为什么它会这样?那么这就把“保护”这么枯燥的东西,生动地跟旅游环境结合在一起,很自然地打动了每一个到帕提农神庙的人。
  这是从山下看雅典卫城,可以这么说,基本上保持着最原始的状态。我们大家都会想到这么一个问题,你经历了这么多年,而且有这么多人来参观,我们做一些必要的或所谓必要的施设也是情有可原的,甚至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人家就没做,可以这么讲,几乎一个多余的建筑都没有,都是原来的,除了买票的地方以外,那个是必须的。
  这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雅典卫城。这个呢,当然可能是跟人家当年城市选址也有关系,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它都在市中心,基本上大家都能看到雅典卫城,看到它心目中的帕提农神庙,这是作为城市设计和城市景观中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怎么样让人家知道我们的城市,知道我们这个城市给人传达什么样的信息。在这方面,它利用了现有的这些资源,利用了历史留给它的这种遗产,把它的这种效益,把它的这种意义做到最大化。当然现在的城市也很多人工的东西,也可以做得很好,待会儿我们有很多的例子也可以证明这个问题,这是它周边的整个一个小的山丘,周边全部都是古希腊的遗址,非常有意思,人家也没有专门地把它复原,没有简单的把它复原,其实有些东西石头建筑要复原比木建筑复原要容易一些,而且,石头这个材料本身的特征不会像木材那样腐烂的。你再做,肯定都是新的做的,但是石头它还会保留这些东西。它没有简单的把它复原,你看举目望去都是这些,古希腊留下来的这种遗址全部都是,这是从山上山下整个很大的区域,非常大的区域,都是这个。你看这个特别有意思,这是上山的那条路,它就把那些过去残檐断壁弄下来了,它就把它做成一条路,当然这里面有很多的争议,因为我们去几次跟别的国家的游客也都讨论这个问题,一种说法就是利用原来这些雅典卫城的这些山城塌落下来的石块利用它做铺地,还有一种说法,这种东西应该保护起来,不应该作为铺地,起码应该放在一个地方供人们将来修复它使用,不管怎么样反正人家已经这么做了,但是我觉得也未尝不可。当你踩在几千年前,人们做雅典卫城的石块上面,也是一种感觉,整个雅典卫城的入口就这么大,很简单,它是用的不能说极致,它是非常用心地来考虑到我们后来人类活动,最大限度地减少对原来的这种建筑的破坏,所以,它的入口也做得特别简单,而且色彩跟旁边的树也很协调。
  这个是雅典卫城的靠城里面的这一侧,大家可能也不仅要问,那这么多人到哪里去了呢?来参观它的全世界这么多的游客到哪儿去了?希腊最吸引人的就是这个,就在大家看到的这个城下面的这一块郁郁葱葱的老房子当中,它的老房子就是有点像北京故宫旁边的那些四合院,那些胡同,他们都留下来了,把这些房屋略微做了一些改造,基本上保持原汁原味的当年希腊的风格,大量的游客就在这里面,既体会到了这种历史的延续,当地的风土民情,同时,里面餐饮业服务业非常的方便,它这个做法应该说是非常成功的,其实在国外很多的城市它们都是这么做的。城市中心的建设并不是要把主要的东西留下,把旁边的东西都拆掉,然后做这些为服务于几个重点的这种景观为它服务,其实不能简单的这么来做。这就是刚才看的这个画面,里面的这些街道,某个街区,虽然这些街区并不是笔直的,也不是特别气派的,但是它是最有文化的,最有历史的,而且是最适用的。希腊非常热,30多度,40度那种烈日焰焰,大家参观了雅典卫城以后,下来走到这种林荫道里面,走到这样子的小街小巷里边,坐在前面露天的餐桌上喝一杯饮料,喝一杯咖啡的时候,那种感觉可能是最吸引人的。它的周边的这种环境,非常符合雅典卫城这个位置,并不是人家不能做成新的,也并不是人家不能改变这个面貌,都不是,是人家比较理性,把它留下来了,而且做到了真正有品味的东西,我们现在一做就要做一个大马路,做一些新房子,这个我觉得其实也不用去证明了,其实这是在老城建设当中是最不可取的一点。
  我曾经也提过一次,关于城市的交通问题,是不是一定要拓宽马路为代价?拓宽马路就把城市交通解决了?我看不会,巴黎建了几百年,巴黎300多万辆汽车,没有哪一条街道拓宽了,照样人家也挺好的。你这次去了巴黎,下次呢,所有的大道都改了,城市的尺度都变了,巴黎就没有意义了。别的城市包括罗马,伦敦,莫斯科,也没有这么去做,老城还是做得非常好的。当然那是另外一个问题,有很多的办法,但是我就怕有很多的借口来破坏它,那就麻烦了。
  大家可以看到欣赏到这样一种环境,这就是雅典卫城下面说白了就是它的商业服务中心,全部是小街小巷,非常非常有意思,非常非常有味道。有的店卖的当地出的一些饮料,有的店卖的当地出的一些工艺品,各国的游客在里面穿行,既可以看到浓浓的当地的这种民风民俗,又能够体会到旅游给他带来的快乐,而且说实在的,经济效益也会最好。因为大家喜欢这儿,大家觉得这个地方值得,街道又并不是宽道,容纳这么多人,其实有时候我也很担心,因为游客来了特别得多,可人家相安无事,大家都已经习惯这个就坐在街边喝一杯啤酒,旁边听着吉他弹唱,这种情调是非常好的。这样子就是我们所说的“文化名城”是活生生的,是有人情味的,并不是很刻板的,冰冷的一种个体的文物在那儿,用一个橱窗把它保护着,不是这样子。
  西方人在保护和享受的方面比我们做的要好,他既保护了,又享受了,是因为大家都在这种场所,大家都可以自由来往,大家都能够体会到这个城市给你带来的快乐,快乐里面的内容就会很多,这其实也是其中的一个部分。我们今天虽然是从希腊开始说,其实很多的城市,包括做得非常好的一些城市,都是这样的。
  你看像上面这个餐厅,它有三层,人太多了,排不下了,怎么办?搁在这个地方还摆了一桌人家,也并没有人嫌弃这个位置说不好,因为到这个地方来的人,到这个雅典卫城最高级的餐厅的人真的是非常有身份的。也有人就坐在这个地方,人家并没有觉得这个地方不行,就因为它这个最大限度地保持了原有的风貌。因此小到一个餐馆,根本提不到我们所谓的议事日程上来的东西,它都能做的这么好。其实保护就是这样,这就叫保护,并不是大家一堆人讨论一个方案,说把它推倒了重新做个什么,不是这样子,保护就是整旧如旧,这是保护,否则就不能叫保护,那叫改造,新建,这个意义还得弄清楚。
  雅典新城也是这样的。希腊并不是世界上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也不是说在城市建设当中的基础设施,建筑物本身超过了德国、瑞士这样的西方发达国家,但是它就在生产力发展的这种水平下,基本上保持了城市格调,这个很不容易。它新城区在什么地方,也有一个范围,那个地方该做些什么东西,也有一种范围,而并不是杂乱无章的乱建。你看这是它的一个博物馆门口,你看它的老建筑、雕塑,以及新建筑,新建筑你说有多么美,咱们不好说,但是起码它的色彩、体量乃至造型本身,并没有直接地对这个建筑物发生冲突。可能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一点,当然这个也是技术性的问题。可能在这个地方,就是我们要是做了一个东西,大家都为了突出自己,可能就破坏了整个环境,大家都突出了,其实最后大家谁也没突出,这个可能就比较通俗的描述这个思想,那么现在,人家在做这个城市当中,那么它怎么就做到了,你看它的地铁,它照样也是很现代化,也有地铁,上面它就是完完全全地按照它这种跟城市相协调的这种办法来处理,它也没有做一个建筑物在上面,虽然它可能损失了一些功能上的要求,但是它作为城市中心,在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广场的地方,他们就这么来处理的,所以它上面看到的是过去的历史,你看到地铁看到自动滚梯,可能就看到现代工业革命给人带来的好处,也不矛盾。
  你看这是它一个新建筑,我觉得做得特别美,所以我把它拍下来了,就是用砖头石块,用当地的材料。所以我们做什么东西,首先也要考虑到如何运用现有的,根据当地的地理环境气侯、环境文化,环境来创造我们属于我们这个城市本身有的,比如说像北京,我们就得设计属于北京的建筑。现在从东北一直到海南岛都差不多,城市都没有个性了,你建得越多,可能破坏得越多,将来清除的东西可能就越多,这个就是不合适了。中国还很穷,做这种建设的钱是很有限的,你不能这么慷慨的、很草率地把这个事情做了决定,那么你将来怎么办呢?国外很有钱,这届政府就把这个事情定了,不是这样子它还是遵循一种科学。所以我想给大家对这一点做这种介绍的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要考虑到这种层次,什么样的层次是一种理解和认识的层次,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每个人都有权利,这是你拥有的城市,当你的朋友从外地、从国外来看你的时候,你应该很骄傲的告诉他,我就生活在这样的城市。好了谢谢大家,今天占用大家时间了。
  主持人:我听得看得都陶醉了,觉得今天我们来听非常值得,在听讲的过程当中,心里老不断地有一个念头,不知在座的是不是也有跟我一样的?我就是想我应该有机会也做个中国驻WTO某个项目的一个代表,就不用坐在这儿再看图片,也跟虞先生一样,亲身地到那么多美丽的国家、美丽的城市去。虞先生在讲的过程中,我觉得有几个提法非常好,其中他说到城市是大家的,我们原来是不是有这样一个观念,比如讲到北京的现代化建设的时候,我们老说那是政府的事,老百姓什么意见能左右什么呢?于是不把自己纳入其中。我觉得虞先生在讲的过程当中,西方的那些发达国家,那些居民们,总是强调以人为本。我们在以人为本的这点上做得就很不够。我们的城市规划也好,甚至于有些人的想法也好,常忽略了人的个性和人的精神,而更多的是以物欲、金钱等为衡量标准,这可能是城市文化滑坡和精神贫瘠的一个很重要因素吧!虞先生还强调的几个词我觉得也非常得好,就是说一个城市的话要有个性,要有基调,要有品质。我们看到那么多的城市,都能够体现出每一个城市所独有的个性品质和基调,我们北京的个性品质和基调是什么?以前有,虽然我现在很难把它描绘出来。我们原来也追求和谐,就是你从故宫的太和殿就可以看到这两个字太和取自周易,英文也很喜欢这个词,我觉得非常棒,伟大的和谐。过去的故宫也好,以中轴线为一个正中标志的老北京的建筑城墙四合院也好,搭起来北京完整的一个建筑的模型,一个美的标志。这个美的标志,在五六十年代的的时候,在专家的呼吁声中,被毁于一旦。如果以梁思成先生为代表的一批中国的建筑学家所提出的像雅典那样,保留一个旧城,发展一个新城的想法为政府接受的话,我们今天能够享受到梁思成先生所设想的这个结果的话,我们今天就有一个非常棒的老北京城,然后在外面有一个现代化的新城。梁思成先生当时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不是纯粹出于感情的因素,如我不太爱这个老北京了之类,而是经过理性的认真的研究考察,是考虑到人民的安居乐业,和以人为本提出来保护老北京,用保护传统来发展新的东西。那我们现在做的很多事情,就是从观念当中,我觉得有一点,它做法做出来的话有可能是,但我不希望这种现象出现,我也是在这儿做一个这种警告吧,就是我们做很多事,不能够做出来之后,过多少年,子孙后代说你这一代人做的这些事情是割裂过去,只顾现在,不要将来。在虞先生的演讲中,你看雅典也好,安娜西也好、波罗尼亚也好,那些城市的人们那些城市的政府,它都是要考虑过去,要着眼现在,更放眼未来,这样的话不光对得起自己的城市的居民,更对得起自己的子孙后代。我想我们的城市规划设计者,和我们的每一个市民,也应该有这样的一种责任,有这样的一种精神,因为这个城市毕竟是我们大家的,是我们自己的,每一个人都是一员,每个人都是一分子。雅典的保护与发展,我想都可以带给我们一个思考,就是我们今天的城市建设要借鉴发达国家和我们自身的好的一些经验,体现出自己城市的品质、个性和基调来,这个才应该是我们从国家政府,到我们每个人,所应该关心所应该做的事情,最后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感谢虞先生今天为我们做的演讲。

原载于《中国名城》2008年01期总第82期

 


 

   请您先登陆或注册后再发表评论,用户名同中国名城论坛一致!
   用户名:              密  码: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广告  |   
中国名城杂志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514-87329599 传真:0514-87329540
E-Mail: y7329540@126.com MSN:cac7329540@msn.cn QQ:790218011
创办:国家名城委 支持: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家文物局、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 苏ICP备09016171号